单人养鸭

关你屁事?

苏沐橙的生日

生日快乐
@苏沐橙

寒风茫茫地兜过来,天飘雪粒,短短半小时功夫,雪粒凌空一滚,已然胀作大片雪花;二月中旬,杭州竟下起晚雪,等到夜深,这雪势甚至不衰反盛。

索性屋里并不冷,苏家兄妹连同叶修三人,围在矮桌旁,这桌下放着取暖器,制热能力之强,几乎要破墙而出,烤暖千堆雪,而桌上放着蛋糕,仅一掌宽大小,奶油打底,水果撑面,中央象征性插了支蜡烛。

扎双马尾的苏沐橙晃着脚,先对蛋糕咽口水,后转头冲两个哥哥笑,无论是眼睛,嘴角,乃至声音,都无遮无掩地彰显着开心:“哥,叶修哥,快给我点蜡烛,我有一个愿望,等了好久好久,终于可以许啦!”

苏沐秋脸上笑容和他妹几乎如出一辙,闻言自然答应,忙伸手去点。

只听得那打火机咔哒响,盖住了灯熄的动静,灯光从四面八方倒射回灯芯,短暂的一瞬里,屋内只剩满地的月亮。

一瞬之后,那簇烛火也升起来,影影绰绰地浮动,被他们的面庞截住,很快漫进眼底,瞳孔即刻渡起一层金芒。

叶修关灯回来:“许愿不急,先唱歌。”

苏沐橙答“好”,然后支起两手,托住腮帮捧起脸,笑吟吟地等。

苏沐秋扬起嘴角,唱:“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叶修清嗓子,唱:“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于是,飞雪、蛋糕、家具,什么都活起来了,苏沐秋雨中狂奔去给她买笔、叶修代发烧的苏沐秋去开家长会、三人围着热气袅袅的火锅流口水,那些朝夕相处的生活,那些色彩丰富的片段,刹那间也随着歌声尽数出现,脱胎换骨,好生漂亮。

一曲终了,叶修颇满意地自己为自己鼓掌。

苏沐秋哭笑不得,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:“对了沐橙,刚刚买蛋糕的路上,我和你叶修哥肚子饿,没忍住先吃了顿,饱饱的,所以蛋糕就只订了你一个人的份!”

苏沐橙诶了下,眉毛一扭,正要说话,叶修架起脚,满脸“谁要帮你圆谎,我要拆穿你”的表情:“准确的说是你哥嘴馋,撑得肚子都要破了还想吃,得亏我在,拦住他没让他买大的,不然多浪费啊。你先吃吧小寿星,我们现在可饱了。”

苏沐秋哭笑不得,转头像个小孩样地喝他:“胡说八道什么呢你……”

苏沐橙看看叶修,又看看她哥,晃了晃脑袋:“好吧,那我许愿啦!”

叶修不理苏沐秋,过来问:“沐橙许什么愿,说来听听,没准叶哥就帮你实现了!”

苏沐橙认真地摇头:“我不告诉你!”

说着做了个鬼脸,再扭头冲苏沐秋勾手指,苏沐秋会意低下身,将耳朵凑来,只听得沐橙小声道:“哥哥,我许的愿是,希望叶修哥哥能晚一点回家……我很喜欢他,我有点舍不得。”

苏沐秋只觉心里猛的腾起好大一团火,烧得通体温热,一时半会竟然堵住了喉咙,不知道怎么说,他下意识地去看叶修,叶修也正在看他,更准确地说是他们。

那是苏沐秋第一次看到叶修——这个千里迢迢而来的不速之客,这个途经而已,暂留而已却迅速成为他的朋友、兄弟的人——眼里有那么多的笑意。小小的蜡烛早就熄了,银辉的月色取代了眼底烛火的金芒,然而奇怪的是,那银辉竟比金色温暖得多。

苏沐橙睡着了,不知做了什么梦,模样仿佛在笑,苏沐秋帮她掖好被子,蹑手蹑脚退出房间。

十分钟后,和叶修隔桌相对,埋头吃泡面。

窗外雪已经停了,望出去,长空好一番的廖阔。

叶修吃完了,拿筷子戳了下苏沐秋的面碗外壁:“这类善意的谎言没少撒吧?”

苏沐秋纹丝不动,嚼面喝汤:“没辙啊,这年头,蛋糕很贵,代练难为。”

他咽下最后一口面,又说:“但她很喜欢过生日,也很喜欢吃蛋糕的。”

叶修只看着他,没有打扰。

苏沐秋表情松了一些,像是想起不少事情一样,移开和叶修对视的目光,千言万语只一句:“我是她哥,当然要满足她,更何况她开心,我比她更开心。”

叶修打量他,脑海里现出叶秋的脸,便不自禁笑起来:“嗯,我明白。”

怎么说呢,如果你幸运,那么漫漫人生路上,当有那么一人或一物,使你变得善良,强大,热忱,使你柔情万丈,使你一人恰似万马千军。

所以可想而知,苏沐秋生来就幸运;他那深情如磐石,十年一日,水击不转。

*叶修并没有对苏沐秋、苏沐橙用假名。

评论
热度(17)
©单人养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