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人养鸭

关你屁事?

你的弟弟有那么可爱吗?

这日,白云胜海,石阶分海而现,叶修与叶秋登华山。

晚秋季节,山上松雪交相辉映,二人大汗湿衣,两腿踩着棉花,逃荒般苟上山巅,叶秋躺着,叶修坐着,轻风吹过,皆长出一口气。

当时正是破晓前的夜深时分,林海藏着啾啾虫鸣,天上有明星灿灿。叶秋缓过来,撑地站起,叶修还在横尸,他叹了口气,朝叶修伸过右手,说:“哥。”

叶修打量他一会,也抬起手,抬到一半,忽然转道,以手撑着左胸,眉皱得死紧,脸色惨白,眼神迷离,张着嘴不住喘息起来。

叶秋顿时慌了,忙弯下腰,焦急问道:“怎么了?!是不舒服吗?”

叶修勉力抬起手,搭到叶秋的胳膊上,叶秋连声在问,是“心脏难受吗”,也是“哥,你听得到我在说话吗”,马上就要急疯了,突然手上一沉,叶修借力站起,他惊愕止声,叶修似笑非笑,脸上哪还有什么恶疾突发的痛苦。

“……”

叶修安慰状拍他的肩:“小时候你用这招耍我好几次,哥今天是亲自上阵,教你‘一报还一报’的道理。”

叶秋听得又气又笑,把发抖的右手藏到背后,一时无言,只重重地瞪了叶修几下,叶修笑,食指点点远方,说:“叶秋,回头。”

叶秋转过身,顿时睁大了眼睛,视线里,黑夜开始消失了。

东方叱起微亮,四面星辰相迎,又在太阳的怒潮中消失殆尽,举目望去,那太阳从滚滚的林海,遥遥的天边升起,它每腾高一分,夜幕便每褪去三分,直到万丈晨曦踏着飞风急驰,溅入云海,云海滚起浩瀚金芒,抚过树梢,枝头燃得一树日火,虫鸣止,百鸟啼:天亮了。

无边的云浪被太阳烤暖,缓慢散开,只见群山蜿蜒,山影重重,神州大地广袤无垠,一切建筑似蚁如虫,万物更是渺然若失。

叶修点评:“真美。”

叶秋不作声,眼底映出千岩万石,众生罗列如麻,都朝他的视线纷献,阳光照来,他光下喃喃:“小时候做梦,梦到我养了一匹高白马,平日里栖大山,饮名川……”所有人千金难求一见,我却一呼即来,它带我穿云入海摘星辰,寻他人不可寻,见他人不可见,他在心里继续,面上许多出神,最后又想了想,跟叶修说,“总之,当时我是真的很想离开家,离开父母,甚至离开你,自己一人到处看看。”

叶修搭着他的肩,听完便用手掌握了握他的肩头,道:“破案了,原来你是为了这个离家出走,没想到我弟那么文艺。”

叶秋没说话,叶修又问:“那今天算是圆梦了?”

叶秋站在华山山顶,旭日甚至比他悬得还低,风穿林拍叶,徐徐吹来,他发丝微乱,望着眼前万顷的风景,眼神逐渐由怀念变成极清澈的坚定,好一会儿,他摇摇头:“不算,哥,我的梦想早就变了。”

他的耳边好像在唱“想得却不可得,你奈人生何”,也好像在说“你有你该做之事,做后自得你当得”。

叶修看看他的表情,在旁笑起来,后来回想……那是他除却游戏以外,少有的快樂时刻。

*李白: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。

评论(1)
热度(12)
©单人养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