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人养鸭

叶黄,叶修,叶秋。

黄少天的黑历史

黄少天有桩黑历史,他曾经在网上看斗神一挑三,弹幕飘过句“我好想跟叶神结婚”,黄少天刚下意识地点了点头,弹幕又飘过一句“做梦吧,叶秋是你能想的人嘛”,好大盆冷水兜头浇来,黄少天表情滞住,仿佛有咔哒一声,脑里那根掌管七情六欲的筋崩了,他登时就像被燎到尾巴的小狼狗,眼睛红了小一圈,拍桌而起,对着屏幕忍不住吼:“我靠仆街吖!少看不起你爷爷我!我一定追到他!”

那是真正的壮志雄心在胸时分,口气狂飞,表情乱吼,热情好生奔涌,然而过了三秒,黄少天突地僵住,双眼瞪大,终于反应过来,甚至被口水呛到,惊诧下狂嗽,脸也刹地涨红,他半急半慌转头把屋子搜了一圈,边咳边骂骂天骂地骂网友,最后诚心感谢喻文州有事出去,屋里没人,不然真的只剩自杀一条退路!

到了深夜,四下无人,他又想起这事,在床上辗转反侧,反侧辗转,最后翻身坐起,捏着下巴是琢磨,也是分析,是冥思,还是苦想,这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不就是看到大神兼任暗恋对象,的视频,,情难自禁嘛!传出去也不过被圈里人嘲笑编排的等级,可他就是恨,乃至于耿耿于怀好多年,打心眼里觉得这份下意识的大礼叶秋老狗他不配收,真的搞乜啊,叶秋啥都没干,他怎么就那么喜欢叶秋??

越想越是心火燎,处在深柜暗恋状态的黄少天是气不打一处来,对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,那面人生尴尬墙上所有罪状,什么走错洗手间,什么翻车输给网友,一干老小全让位,跟弹幕生气空降榜首,黄少天体内那个黄少天小人在疯狂捶胸顿足,黄少天小人外的那个黄少天已经诚心实意打算把这事烂了带进土,谁也不告诉,记忆都通通一键删除,却不料人算不如天算,板着脸睡下的他哪想的到,未来的某一天,他不仅追到了叶修,这个秘密还经由他的嘴,在喝醉后彻底抖了个一干二净。


所谓是天有不测风云,命就是你怕什么它来什么。

我听他叽里呱啦一通扯,说到痛处,还吊着嗓子唱起来,真的忍俊不禁,边扶正东倒西歪的酒鬼,边问:“梦想成真的滋味怎么样?”黄少天正耷拉着头,嘴里断断续续唱,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,听见我说话,惊地一哆嗦,我茫然,他歪起脖子,我喊他,他真是喝醉了,充耳不闻,反而拿手掌盖住左耳,仆仆地拍了几下,好像要把什么东西从左边一路拍出右边一样,我凑近,他皱眉喃着,喉咙里发出幼儿时代,分不清梦与现实的自语,是什么“我不是聋子吗,奇怪”,“难不成我好了,痊愈了”,时有时无,雪粒般小,化在我耳朵里。

我不由去揉他的头,他眼睫抖抖,勉强撑出缝儿,迎着灯光看过来,突如其来的光使眼框里快速地蓄起泪水,可他还是定定地望紧我,慢慢傻笑起来,灯光掉进泪里,拨动一片涟漪后,又施施然闯进他的目光,照得双眼湿漉,真挚,白鹿一样,能带人走入悠深又干净的梦,我看他,他看我,我呼吸都放缓,彻底投降。

我伸手去牵他的手,他却不打算配合我,晃晃脑袋,一清喉咙,大着舌头把那石沉大海的问题捞起来,回:“兄弟,你是问对人了,要说那滋味……”

说着他激动起来,将手用力一挥,从我手里挣了出去,然后也不知道是要站起来呢,还是怎么,整个人动作大到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,我惊了,忙去搀,他摇摇晃晃,很抗拒,嚷:“别扶我,让我躺着,我有男朋友,我要等他来扶我”,最后被我半托半抱,躺在怀里,打了一个漫长的酒嗝,还不忘喊道,“真的爽啊。”

真的爽哦...真的爽啊!!

我“嗯”,他问我“你说什么啊”,我摸摸他的眼睛,答“我在说,你再不睡,你男朋友还来接你吗”,他咬牙就骂“他敢,给他十个胆子”,然后却安静下去,渐渐的睡着了……酒意还浓,脸红红的,我抱着他,万籁俱寂,头上星河灿灿,夜风吹来,也心想,真的爽啊,又把他的手捂进自己的手里,好好握着。

说来好奇怪,我没有喝酒,当晚竟有醉意。

评论(2)
热度(54)
©单人养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