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人养鸭

关你屁事?

你是用双脚行走的千军万马

其实,看过电竞玩家寄来的信。

有切了心揉进去的煽情流,有让我早睡早起少抽烟的母爱派,还有指名道姓骂我的霸图帮。有印象的不多也不算少,但其中有一封,我留下了。

那封信是这么写的:

叶修!
还是叫你叶秋吧,这么多年,给你投票,场上狂喊你的名字,场下和人撕逼,都是说叶秋的,实在习惯了,你要体谅噢。
然后呢,一晃都九年了,我也喜欢你九年了,叶神,你知不知道啊?
嘿嘿,你肯定不知道。


本来没打算给你写信的,不过架不住少女情怀总是诗呃,我还是决定给你写一封,滋事关重大,因为在慎重考虑之后,我决定要脱粉啦!?妹想到吧O_o


我呢,是因为你玩荣耀的。
当年你的一叶之秋,像从联盟里,野蛮生长出来的一块铜墙铁壁,当年那个一杆子却邪撑起来的嘉世,也是游戏里的主宰。
太耀眼了,太开心了,有几场比赛甚至让我现在想起都会不想睡觉,真的痛快,真的酣畅淋漓!我就也买了一张账号卡,开始玩游戏啦^O^
后来黄金时代,新秀林立,他们欢呼,说叶秋统治的时代过去了,他们惊叫,说大家都来瞧瞧,这世界上果然不止叶秋一个天才。
再后来,嘉世成绩不好,又是他们,对你指手画脚,说你状态下滑,说你越来越无力,说叶秋啊,欢迎来到职业生涯的边缘。
我就扒着屏幕反复看你的比赛,翻来覆去的看,看完我就跟朋友说,没有啊,那块铜墙铁壁还在啊。
朋友嘬了口啤酒,竖起手指缓慢又大幅度地摇晃,然后啤酒罐重重地嗑到瓷砖桌面上,他说:孙子涵,你为什么还不承认,这个场上已经不止叶秋一块铜墙铁壁了呢?


你退役了,我哭了一把,然后把已经半A的账号又翻出来,跑到游戏里打了一晚上的竞技场,但是输,一直输,我想我真给你丢脸,怎么回事?明明是荣耀第一人的粉丝啊!
我控制不住地想,你肯定极深地爱着一叶之秋,爱着荣耀,现在失去了,一点都没有风声和前兆地失去了,你要有多不开心呢??
在此之前,我从没想知道你长什么样,有多高,因为你总是神神秘秘的,比赛早到早退,采访一概不碰,连奖杯都不在光和欢呼里碰哪怕一下。没有谁跟你有过眼睛的交流,有也不会知道是你。
你肯定有苦衷,这世上…谁都有苦衷,人要学会相互谅解,才能活下去。我知道的。
但在那段时间里,我就是想见你,想挥着拳头跟你说:不管咋样,你都是我心目中的斗神!


后来。
你回来了,知道那个消息的时候,我觉得心脏被一只滚烫的手狠狠地握住,或是被炽热的针尖疯狂地戳刺,我特别高兴!!
你杀气腾腾,你兴致勃勃,你玩得特别开心,你毫无迟疑地回来了,在游戏里翻江倒海,在赛场上遇神杀神,遇佛斩佛。
照样有人对你指指点点,因为你头顶的光环那么巨大,多少凡人为此眼红。那些流言蜚语,那些一蹴而就的、粗俗的、鼓胀出恶意的揣测,你不care,你什么都没说,但我知道你不care。
那么多人自以为和你环航在同一片海域,就能和你同乘一条巨船,同用一块船帆。他们不知道你自己本身就是一艘船,你是开荒时期的玩家,你经历过赛场上的一切,你看过所有的穷困贫瘠与无能为力——你是山穷水尽了,也能单刀赴会的捍道者。
因为你是叶秋啊。
你在神座的顶峰待了那么久,你从来没有低下头,看那些围伺左右的赞美、惊叹、讽刺,哪怕一眼。
你是叶秋啊。


朋友说:他何止是铜墙铁壁,他是用双脚行走的千军万马。


哎。
说回来,也真是蛮奇怪的你,明明就是没同你赴火海,翻刀山,饮冰尝霜,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但就是有一种我们叶秋,哪里都好的革命友情啊!
在你没露面以前,对你也都是一厢情愿的意淫,为什么就做了十年的粉丝嗷嗷嗷。我冥思苦想,抓耳挠腮,然后觉得!可能有天真年纪的buff吧,毕竟还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,没修炼到能冷眼看穿热肠,梦想说忘就忘的地步。
可以想象,那会儿遇到一个发光又神秘的人,一种多么大的震撼啊,是真的要记一辈子的。


我们叶,是这样的一个人呢。
白白胖胖的。
有黑眼圈,有眼袋的。
手很漂亮的。
头发看起来软乎乎的。
我们叶,会在所有人指责你背叛嘉世的时候一声不吭,却在嘉世树倒猢狲散,眼见要楼塌人退宴的时候,挺着脊背,说:嘉世不会倒,但是有的人,他已经倒了。
我们叶,是真的,不买粉丝账的人,会直接冷酷无情地说: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,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,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。在取悦着你们的,只是联盟而已,我想你不要太会错意。你们的支持、鼓励,我们当然很感激,也会很感动,但是还是要很无情地说一句:为了你们在打比赛,这话有点假,至少对于我来说,完全不是。
这段采访出来的时候,我正在刷你的比赛视频,你依旧是光芒万丈的,君莫笑丑得有点儿萌,朋友拿胳膊肘捅我的后背,然后给我看你说的话,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就是叶秋啊,我满不在乎地转回去继续看视频,然后直到眼泪啪嗒啪嗒,砸到屏幕上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我哭了。
这是一个贩卖商品,贩卖人的时代啊,你是荣耀十年来,造出的最漂亮的神啊,可是你不在乎,你把自己的神像砸碎了,你是真正脱略出这个庞大营销圈的唯一一个人,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在其中浮沉。
那么多的明星,为了迎合潮流,打针,吃药,整容,上不喜欢的节目,说足违心的话,炒不知道多少的绯闻。
那么多的作家,为了讨好粉丝,好使钱包为产品敞开大门,推翻大纲,推翻人物,随便更改情节,甚至大肆添加吸引眼球的戏码,何其可悲。
我们叶,一点都不这样,同时,我们叶,他比那些独善其身的人还要勇敢,他那么坦荡,尖锐,他说醒醒吧,在取悦着你们的,只是联盟而已,你们不要太会错意。
像我,我们这样的叶粉啊,就是跟着你这样的世界观走了十年八栽的。我们见惯了大风大浪、腥风血雨,也接受了喜欢的人的神出鬼没,视粉丝如空气,心态杠杠的。
我们叶,他就是这样的,既有礼有节,又锐不可当,有与时代不兼容的清高,心里的桀骜,绵里含针,执着,是不会掩饰的啊。
当时我真的是哭得整个人都在抖,朋友慌了手脚,问我:你怎么了?你没事吧?
我缓了很久,才抹着眼泪,说话也颠三倒四:他怎么那么好啊,他都不怕我们打他的。你看,铜墙铁壁一直在的。我喜欢的人真好啊,我们叶秋,哪里都好。
嗯,他好到什么也不说,就能教会我们这些人,太多太多的东西。


一开始是真的,只不过是喜欢你的能力。
后来才慢慢意识到你啊,是这世上少有的,不为虚名与钱财束缚的人呢。
这么多日日夜夜,就看着你,抛出了一颗心,只做一件事,十年,举重若轻。
我们叶啊,这世上太多人在东爱爱,西爱爱了,他们爱上几百个轮回,可能都比不过你弹指一十年,真他妈纯粹,干净,于是,也就更喜欢了。
写到这里,突然想起《流浪歌手的情人》的一句词,是这样的:我只能给你一扇朝北的窗,让你望见星斗。
我觉得叶秋你,就是给了我们一扇朝北的窗哦,让我们望见了星斗、明月、山河大川。让我们看到了,生命有他妈那么多的可能性。


对了。
为什么在写这封信的开头,我说我要脱粉了呢。
因为叶秋啊,我们做遥远的,陌生的,神秘的,永不直接对话的朋友吧。
做你粉丝的时候,愿人群声嘶力竭,呼喊你名。做你朋友的时候,大概就只愿能与你亲密有间,以此成全你的如风自在。
还有,谢谢你在铜墙铁壁中,打开了一扇朝北的窗。
谢谢你。

收到写封信后,也给她回了一封,内容很短,大概是这样的——你的信我收到了,也好好看过,谢谢你。请你认真生活,保持健康。 

落款人:你的朋友 叶秋

认真生活,保持健康。祝所有人。

评论
热度(5)
©单人养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