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养鸭

今年一定会写很多,主要是叶黄,更主要是叶修。

叶修的千里送!

叶修退役回了北京,黄少天在役正当打,一段恋爱先天发育不良,聚少离多,再加上叶修性格平直,不搞浪漫那一套,算个半路出家的同性恋,平时还真没多少腻劲。


黄少天因此在快活之余,有时也觉得恍然,心想,这就活像最好的梦胀大了,带着种种的幻想,舒展到现实里。他虽终于得尝所愿,和叶修走到一块儿,可摸摸不着,亲亲不到,天各一方远远呆着,就总还有种磐石高悬,没落到实处的失真感。


作为一头上古生物,叶修哪里知道这个,他唯一知道的是,确定关系后,在他眼前只剩了一条通途,笔直一线,全无挂碍,箭铸一般朝着已知的未来飞去。于是乎,春假临近,他几句问出黄少天的安排,第二晚就到了广东。


黄少天云里雾里,头重...

千万里

HE


[1]


寒风骤来,奔如走马,又是一年的最后一天。


这一天,气流在空中拨开一道窟窿,冷云耸隆,从缺口处前赴后继地涌出来,层层叠叠堆到一起,于是千万里外,人间温度跟着爆降。


天气预报因此想了想,说杭州要下雪。



[2]


黄少天正高兴,讲起话来风风火火的:“你怎么一脸死相,昨天又熬夜了,今天才是31号吧?你别斜眼我啊,端端正正看我不行吗……对了说到这个,我们去杭州跨年吧,据说要下雪诶,我查过了,你们北京可没下雪!”


视频对面,叶修含糊道:“不就是雪,能有多稀罕啊。”


黄少天混不在意他的态度,反而自顾自笑了,那是一种使整张脸都欢喜起来的笑...

皆大欢喜 8&9

[08]

从那以后,二人的关系有了一点微妙的改变,直观体现的话,至少叶修对他的回复频率高了很多。

朋友以上的感觉吧,黄少天琢磨,追到这个程度他也坦然了,没有求之不得的那种痛苦,反而觉得已经成了一种生活习惯。

说起来,他的床头有夜雨声烦的手办,旁边摆着一叶之秋的,心情好的时候一叶之秋站得威风飒飒,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被掀倒了:惹我者死!

好吧,他死什么呢,死来死去的一直就我一个。黄少天突然开始加戏,腔调幽怨,然后他很快被自己恶心到,双眼明亮地大笑起来,哎呀,他倒真没有那么愁苦啦。

叶修是很好,但不妨碍黄少天同样地热爱自己,我也是很好很好的人啊,黄少天对此一清二楚。

他只是时常觉得叶修特殊...

皆大欢喜 7

第七赛季,嘉世像一列冲出轨道的火车,成绩糟糕得可以,而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不温不火,还是老样子。

临近春节,蓝雨放假,黄少天在家里躺着听歌,视线越过大敞的窗户,直直没入亮堂的天空。

他近来一直循环着一首歌,他几乎有些对此痴迷,此时也不例外,他听着耳机里那种坚硬无比,同时温情无比的声音响起来,好像深夜的海浪:“We’re far from the shallow now,In the shallow, shallow, In the shallow, shallow.”

窗户外面,在树枝头立着的那只鸟儿,忽然折身振翅,滕高了,从他眼前飞过,他撇撇嘴,把右手枕到后面,在心中把那段歌词翻译出来:...

皆大欢喜 6

那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追求,黄少天毫无藏拙,把整颗心彻底掏了出去。

叶修一块磐石投胎做人,生性如此,他就迂回着前进,跑去苏妹子那里插科打诨,混个脸熟后开始试探叶修的喜好。问来问去,时间一长,局面竟然变作沐橙反过来试探他。

干,要说不愧是跟在叶老贼身边耳濡目染的人,熏久了,学多了,这观察力够可怕啊!黄少天两颊热乎乎的,瞪着消息的双眼都直了,他的思维不自禁地天马行空向外发散,按在键盘上的手却没有停:“我靠我靠我靠,你这个疯女人也太敏锐了吧?!那好咯,既然你看出来啦那我就也不藏着掖着了,对啊我就是喜欢他,而且这事他也知道,早八百年就知道啦!”

估摸着过去三分钟四十来秒,对话框里新弹出一句:“呀…那...

皆大欢喜 5

[05]

最开始,他的感情还很懵懂。

黄少天拷了两部片,男人和男人之间的,他想借此正式确定一下性向,结果一直看了大半了,那东西还是疲软状态。

什么鬼啊,黄少天暗暗骂了一句,沮丧感升起来,然后又变作茫然。画面中,两具身体*在一起,干得很是热*火朝天,可也没能让这屋里的第三条龙抬起头,他甚至有点不敢置信了,又捉着用力地搓了两下,这会儿是稍稍硬了一些,但也和片子没关系啊!

就在此时,自打进屋之后,就被随便扔在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黄少天烦闷难当地拿起来,只看了一眼,他脸上那个很有些狰*狞的表情,那种纠结、郁闷、恼怒的意味就加深了。

[QQ消息]罗麦:哥们儿,我压箱底的片子怎么样!

[QQ...

皆大欢喜 4

[04]

新生活一晃多年。

窗外天高海阔,万丈金光朗照,深邃的大海在光中绵延。

黄少天早就知道结果了。自从确定情侣关系之后,叶修就鲜少在感情方面拒绝他的请求。旅游,上*床,今年回谁家过年……大大小小,他提出,叶修响应。有的时候他做到一半突然技痒,还会顶开叶修,披上睡袍跑去打游戏,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都做出来了,黄少天都想砍死自己,可叶修也不会真拿他怎么样。

黄少天是这样想的,在他看来,叶修的确长了一颗榆木脑袋,不管是菩萨还是佛祖都不能让他开化,叶修实在是太特殊了,他有一套特殊的生活审美,那就是简洁。这种简洁曾在他征战荣耀的十三年中体现的淋漓尽致,一根根一段段分杈都尽数被他折断,只剩下一条...

皆大欢喜 3

[03]

如此几番波折,叶修表现出极强的语言能力,虽然平时还是一闷棍敲不出几个屁的死相,可每到真的生死攸关了,叶修总能轻而易举地哄好他。他心头由于缺失安全感而引发的愁苦淡了很多,与此同时,叶修也没干待着,他用某种无声的,令人震惊的温情粉碎了黄少天的剩余情绪。

最开始,叶修很忙,黄少天根本抓不到他的那种忙。问起来,叶修就说太多年没回家了,得处理不少事。黄少天也不是黏糊的那种人,大手一挥,准了。

于是乎,二人就这样王不见王着过去两周时间,叶修突然告诉他,我完事了,接下来就有时间了。

黄少天囫囵咽下这句话,不算很懂,如在云山雾绕中,可又感觉应该和自己有关,因为以叶修的风格来看,他是一个很少说...

皆大欢喜 2

[02]

他们是世邀结束后在一起的,叶修就此彻底隐退,黄少天仍在役当打。他还没来得及想天各一方的异地苦,叶修已经背着个不大不小的背包,飞来了广东。

叶修其人,除游戏外身无长处,他当然也对此心知肚明,干脆短租了一间公寓,买了套简陋的设备,跑去搞直播了。

这位新晋主播一不露脸,二上播时间不固定,可即便如此,叶修还是硬生生靠着他积年累月的威名,快速地开始日进斗金。 

那段时间里,叶修占满了黄少天训练生活的所有空隙。少部分情况下,他们全副武装地约会,而更多时候,黄少天跟叶修讲许多琐碎的事情,讲童年,讲家庭,讲荣耀,叶修就听,偶尔聊一聊自己,他的目光好到让黄少天时常停下来,借口喝水逃避...

皆大欢喜 1

已完,HE,放心阅读。


你是我多年做的一个梦。

[01]

夕阳斜倒,一点一点坠下来,那光淡如白水,涂到刀削斧凿的树枝上,只一晃眼便干*涸了。

天色渐暗,而城市活了。高楼大厦鳞次栉比,街头巷尾人头攒动,黄少天在其中穿走,行人游鱼般从他面前成群经过。乍看去,但见面目草率,肢体麻木,好比一具具石雕泥塑与牵机木偶,即使能走能动,也不过是徒有人形。而等再一定神,那些脸就又陡然模糊了,像罩着一层雾,也像在人皮上潦草地画了几笔,墨有浓淡,笔有轻重,五官便随之凹*凸起伏。

这情状何等诡异,黄少天的呼吸一滞,当下心头空空,浑身发毛,神不在且魂游离。大概也正因如此,在拐出巷尾时,他心神不定,和人撞了...

12
©今天养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