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人养鸭

叶黄,叶修,叶秋。

那些年里,世界上至少有两个叶秋。

我有一个弟弟,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借用他的名字生活。
换句话说,在那些年里,我们都是叶秋。

退役回家,同辈们攒了个局,露天花园BBQ,炭红火沸,架上好肉滋滋发响,高人作厨,翻面升温,覆面入味,时机到了,淋上一层特调酱料,热汁见缝便钻,远远望一眼,舌尖已经爆起鲜滑酥脆的滋味。

一阵暖风吹过,各种味道四面迭起,花香打头阵,肉香紧随其后,仔细去品,那份因烤炙而生的肉香中间,竟还有几分柴木清香在周旋调和,等终于吃到嘴里,肥的肥嫩多汁,瘦的口口饱满,平分秋色,不分伯仲,确实是好吃,连叶秋,我弟这个以克制少欲闻名的人,也吃得很尽兴。

祭完五脏庙,又组游戏局,掷骰子,猜点数,输了先喝酒,再说真心话,众人喧...

一个故事的结束

几个注意点:

通篇叶修视角,第一人称,以梦为主场景。

彻底退役后,登游戏的次数,终于慢慢地少了。

很久没梦,有一晚,竟做怪梦。天上三只太阳,月亮抖颤得蜷在天之一角,那大热烤得空气直发胀,放眼是遍野哀嚎的糊状人。

我去老宅避暑,许多人去老宅避暑,老宅是什么,我不知道。墙头上骑满梳小辫的男孩儿,他们脑袋仄着,嘴巴嚼着,眼睛瞪着,双腿晃着,像在看戏,我从人群里挤进去,庭院中央摆着一口井,井眼里清水汩汩地往外冒,而边上乌泱泱的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,一个两个垫着脚,抻着脖,鸭似地往井里张望,翕动的两瓣嘴间,苍蝇乌鸣般嗡着什么。走近了,才听出,是阵阵的“出来,出来”。

我心正疑,手里陡然一沉,多...

叶修恋爱记录

1

下大雪,黄少天拉我出来癫狂了一会,然后突然不动了,脸上带笑,眼睛闪呼呼的,笔直看我,我问他干嘛,他抿嘴,表情努力严肃,但又控制不住地笑起来:“老叶,你头白啦!”

2

我们一前一后走,他难得安静,等我赶上他,并肩了,他便侧头看我一眼,用手机打了一行字,递到我面前,“老叶,请你听雪的声音!”

3

天冷,在家跟他讲小时候的事,普普通通的,偏偏讲一句,他就笑一下,问他:“你笑什么”,他大声回:“我喜欢你嘛”。

第二天下了大雪,他两眼放光,集结几个邻居,齐心协力堆出来个大雪人,完了还在心脏部位抹上把灰,兴冲冲跑过来:“老叶,我堆了个你!”

第二天出太阳,他又来打报告:“小伙子,你头没了...

苏沐橙的生日

生日快乐
@苏沐橙

寒风茫茫地兜过来,天飘雪粒,短短半小时功夫,雪粒凌空一滚,已然胀作大片雪花;二月中旬,杭州竟下起晚雪,等到夜深,这雪势甚至不衰反盛。

索性屋里并不冷,苏家兄妹连同叶修三人,围在矮桌旁,这桌下放着取暖器,制热能力之强,几乎要破墙而出,烤暖千堆雪,而桌上放着蛋糕,仅一掌宽大小,奶油打底,水果撑面,中央象征性插了支蜡烛。

扎双马尾的苏沐橙晃着脚,先对蛋糕咽口水,后转头冲两个哥哥笑,无论是眼睛,嘴角,乃至声音,都无遮无掩地彰显着开心:“哥,叶修哥,快给我点蜡烛,我有一个愿望,等了好久好久,终于可以许啦!”

苏沐秋脸上笑容和他妹几乎如出一辙,闻言自然答应,忙伸手去点。

只听得...

当叶修说起叶秋时

1

说起我弟。

记得有一回逗他,说我到你学校了,下完本,两三个小时再看,叶秋已经塞来二十几条信息,是“什么”、“我去接你”、“吃饭没有,没有我带你去吃”,是“你问苏姑娘借了手机还是自己买的”、“手机号是什么,我给你打电话”,也是“你在哪”、“身上有钱吗”、“去网吧了?我去找你”,最后是恍然大悟了,他停顿了很久很久,发来条语音,说:这样不好的。

我心头一跳,明白闯祸了,摸上键盘正要跟他道歉,那边又传来一个视频,点开,他边走边拍,给我看他的学校,手不算闻,画面时晃时不晃,游动一般掠过建筑、花草、行人,镜头最后停在一树银杏上,寒冬时节,叶早褪尽,但枝条盘踞、伸展,仍然显得生机极盛。

我跟他道...

你的弟弟有那么可爱吗?

这日,白云胜海,石阶分海而现,叶修与叶秋登华山。

晚秋季节,山上松雪交相辉映,二人大汗湿衣,两腿踩着棉花,逃荒般苟上山巅,叶秋躺着,叶修坐着,轻风吹过,皆长出一口气。

当时正是破晓前的夜深时分,林海藏着啾啾虫鸣,天上有明星灿灿。叶秋缓过来,撑地站起,叶修还在横尸,他叹了口气,朝叶修伸过右手,说:“哥。”

叶修打量他一会,也抬起手,抬到一半,忽然转道,以手撑着左胸,眉皱得死紧,脸色惨白,眼神迷离,张着嘴不住喘息起来。

叶秋顿时慌了,忙弯下腰,焦急问道:“怎么了?!是不舒服吗?”

叶修勉力抬起手,搭到叶秋的胳膊上,叶秋连声在问,是“心脏难受吗”,也是“哥,你听得到我在说话吗”,马上就要急...

黄少天的黑历史

黄少天有桩黑历史,他曾经在网上看斗神一挑三,弹幕飘过句“我好想跟叶神结婚”,黄少天刚下意识地点了点头,弹幕又飘过一句“做梦吧,叶秋是你能想的人嘛”,好大盆冷水兜头浇来,黄少天表情滞住,仿佛有咔哒一声,脑里那根掌管七情六欲的筋崩了,他登时就像被燎到尾巴的小狼狗,眼睛红了小一圈,拍桌而起,对着屏幕忍不住吼:“我靠仆街吖!少看不起你爷爷我!我一定追到他!”

那是真正的壮志雄心在胸时分,口气狂飞,表情乱吼,热情好生奔涌,然而过了三秒,黄少天突地僵住,双眼瞪大,终于反应过来,甚至被口水呛到,惊诧下狂嗽,脸也刹地涨红,他半急半慌转头把屋子搜了一圈,边咳边骂骂天骂地骂网友,最后诚心感谢喻文州有事出去,屋里...

我们是追光者

老叶歌手设定

噌——灯光熄灭,发了疯的喧嚣陡然被扼住喉咙,全场迈入因等待而屏气凝神的寂静,紧接着,巨屏亮起,一粒全黑的行星,在纯白的画面中旋转,每转过一圈,便响起一下紧绷而沉重的滴答声。

天野暗合,十声坠地。镜头忽然晃动,极其锋利而迅速地拉近,染墨的行星像是烫颤了空气,烧化了一片,它全身裹着一层汹涌的火焰,飞也似地直冲过来,令人心悸地撞上画面与真实世界的分野,整个镜头顿时发出龟裂的破碎声。

下一秒,这片红黑崩裂,飘落的朵朵火焰落地,化为闪烁的远山,冰冷的白雪,和无穷无尽低迷的矮草,景色颓唐。

又是一声滴答,阳光来如雷霆,抚过天地,远山上的冰川消融,飞鸟划过天空,矮草也缓缓腾起,长出树干...

你是用双脚行走的千军万马

其实,看过电竞玩家寄来的信。

有切了心揉进去的煽情流,有让我早睡早起少抽烟的母爱派,还有指名道姓骂我的霸图帮。有印象的不多也不算少,但其中有一封,我留下了。

那封信是这么写的:

叶修!
还是叫你叶秋吧,这么多年,给你投票,场上狂喊你的名字,场下和人撕逼,都是说叶秋的,实在习惯了,你要体谅噢。
然后呢,一晃都九年了,我也喜欢你九年了,叶神,你知不知道啊?
嘿嘿,你肯定不知道。


本来没打算给你写信的,不过架不住少女情怀总是诗呃,我还是决定给你写一封,滋事关重大,因为在慎重考虑之后,我决定要脱粉啦!?妹想到吧O_o


我呢,是因为你玩荣耀的。
当年你的一叶之秋,像从联盟里,野蛮生长出来的一块铜墙铁...

©单人养鸭 | Powered by LOFTER